摘要:

设身·处地----关于艺术中两性问题的几点思考

Walk a Mile in My Shoes---Reflections on the Two Genders in the Art

 

王东 WANG DONG

 

两性问题自人类在地球上出现开始,就一直成为历史学、社会学、人类学等众多学科的研究对象。传统中的性别二元对立论也为艺术的创作与发展提供了丰富的养料,使得艺术史上众多艺术家都曾经以男性、女性的身体作为艺术创作的媒介与载体。身体作为艺术家艺术作品创作的最为直接与集中的表达方式之一,在诠释身体自然属性的同时,也在透视着身体在不同时期介入艺术与生活的文化针对性。此次展览所选的两位摄影艺术家的作品均是以涂白的身体为创作依托与对象,分别表达各自对两性、身体的认知与运用。展览以设身· 处地为题,旨在希望通过两性的换位性思考,以摄影艺术中的两性问题为视觉样本,客观地认识两性在精神与物质生活中存在的真实状态。同时,也希冀男性观众能够更多的在男权社会依然当道的社会中,进行换位思考,设身处地的为女性同胞思考。 

不可否认,两性在私人生活与社会生活中面临着种种不平等,由此所引起的世界范围内的对于女性独立及要求平等与男性对话的文学、艺术、社会运动等自古以来就从未停息过。早期女权主义源于西方,最早出现在法国,意味着妇女解放,后传到英美,逐渐流行起来。但带有强权色彩意识形态的女权主义的过度伸张,导致了社会中两性关系的不和谐与社会生产关系异变的后果。现代社会中女权主义的过度膨胀已经使原本的女权主义变成完全了不可理喻的极端主义。因此一味的以激进的方式从女权主义谴责所谓的男性对女性的精神殖民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两性的问题,相反,只能令两性的社会关系变得更加对立与分化。

与西方不同,1919年五四运动的时候,女权主义传到中国,并逐渐以意识形态与强权色彩弱化的女性主义存在于中国近现代历史中。体现在艺术创作中,中国女性艺术家的创作也就没有西方表现的那么直接,而是以一种委婉与间接的方式予以呈现。例如:中国当代艺术界几位女性艺术家曹斐、向京、尹秀珍等。她们的艺术创作并未将自身标榜为女权主义女性主义,但是她们作品的视觉张力却让男性观众以一种全新的方式来重新审视女性这一概念。当然,在社会如此包容与开放的当下,讨论、研究男性与女性之间的两性关系及二者与艺术之间的关系显得有些狭隘。因为在我们考量男、女两性问题的时候,还忽略了同性身份的存在。从某种程度上说,传统的性别与身体之间的逻辑关系被逐渐解构,新的注重个体与自由表达的新的逻辑关系在日益被构建。倘若说,女性在男性为主导的男权社会中处于弱势的话,那么同性在以传统两性为主导的异性相伴的社会中也处于弱势。所以所谓的强势与弱势并非绝对概念,而更多的取决于我们观看与分析的视角。在面对因为性别分歧而引起不同层面的理解与认知的差异时,更需要不同群体之间的换位思考与理解。在我看来,艺术创作中由两性差异所带来观看视角的迥异,其价值与意义并非简单成为一方攻击另一方或者维护自身利益的证据与工具,更重要的是它能带给我们一种自身性别之外的全新视角与思考方式。而这也正是此次展览虽然以女性为主题,但所切入与带出的问题却是整个人类所共同面临的。设身·处地式的思考方式,不单单在两性问题中适用,同样在我们的生活、工作、学习与其他的社会活动中同样有其存在的价值与积极的意义。 

以此次展览为例,最初在构思此次展览的时候,我首先想到的就是以惯常的思维来只邀请女性艺术家来呼应女权主义运动150周年。但后来发现,如果在当下新的国际化语境之中,还是以一种传统的二元对立角度来策划一个女性主题的展览,那么这个展览本身似乎所承载的命题与以往其他类似主题的展览有些重复。同时,也并未能更好的以点对点的方式诠释女性目前所处的现实境地与不公待遇。因此最终我邀请了男性艺术家周峰与女性艺术家司马媛。选择他们的原因有三:一是二人均已身体为媒介和主题,展示了人作为地球生物存在的本源性的自然张力,也让身处文明社会的我们重新思考文明到底是什么?剥去我们的第二皮肤衣服,文明是否还存在?;二是因为两组作品不仅在形式上有所呼应,在内容上也互为参照。男性主人公与女性主人公不约而同地在两位异性艺术家的创作下在挪威不期而遇,他们相互在体验着对方的方式,或者说是在进行着各自的换位性思考;三是因为两组作品均呼应了此次展览的主题设身· 处地,使得英文题目中的由狭义的女性提升到了两性的高度。任何社会形态下,都会由强势弱势的相对存在。而解决这一矛盾的最好方式就是设身· 处地,站在对方的角度思考。 

此次展览中女性艺术家司马媛的作品,从个体的经验出发,以摄影的方式描绘了一名全身裸体涂白的女子由沉睡到后来的苏醒、奔跑,展现出了女性在成长中所遇到的矛盾,以及她们在自我发展中对平等与自由的反诘。在摄影创作中,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摄影师,几乎不约而同的将镜头聚焦到女性的身体。所以此次我也希望透过周峰的作品,将男性的身体也以一种公开展示的方式暴露在女性观众的视野之中,从而打破所谓的男性对女性身体的视觉殖民。同时,在周峰的作品中,看似欣喜若狂的孤寂与悲伤既是对当下固有的理论真实的质疑与批判,也是对既定的两性关系的重新审视。男性和女性与生俱来的生理与心理上的差异,为我们更好的理解与看待各自不同的身份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此次展览的参展艺术家均来自中国,可是说从地缘的角度来看,两位中国艺术家的艺术创作与挪威的公众也存在文化上的差异。处地一词,恰如其分的指涉了展览在非母文化地域进行展出时所需承载的本土文化现实针对性的重要性。同时,此次展览也尝试为挪威公众带来一种由地域性差异所投射出来的,在两性问题中不同的艺术表现方式与观看视角。当然,这也是我作为一位策展人所希望观众在是次展览中所能够体验到的。

 

 

评论区
最新评论